緣起三線,情至光電

  一擲春華幾十載,半緣知遇半緣情。人生多樣化,職場千萬種,人云,干一行愛一行,然緣何為其干,緣何生其愛,一點感悟,拙言分享。 

  時光追溯到上世紀70年代初,祖國三線建設如火如荼,在毗鄰“窗含西嶺千秋雪”的大邑西嶺霧山溝豁,來了一群戰士,人稱“三線戰士”,他們披荊斬棘,開山筑路,壘石夯土,興樓建房。這項三線建設工程便是中科院光電技術研究所的前身,名曰6569工程。1972年12月20日,幾輛解放牌大卡車載著一群20來歲的年輕人在一路塵煙漫舞中顛顛簸簸駛入山溝,融入正在熱火朝天的三線建設隊伍中來,本人有緣從茫茫知青隊伍里遴選加入這一行列,開啟了人生的一次轉折。 

  霧山霧山,霧里之山,常年云霧繚繞,日照寥寥,冬寒里更多是煙雨凄迷,雪花紛飛。三線建筑工地四處一片泥濘,雖然我們已屬新建單位職工,并非參建工人,但當時單位還未建成投產,很多時間我們還是身背小背簍,整日在工地上來回穿梭,幫著運土搬磚。泥濘中滑倒摔傷可以說并非小概率事件,這樣的環境,這樣的勞作,即便在號稱廣闊天地的農村知青生活時也無有過之。 

  霧山冬去,春陽依然懶露,于是有了這番感慨:煙雨濛濛霧昏昏,天幕低掛云走魂。不是桃花紅幾處,誰信深山又回春。感慨概歸感慨,勞作還要繼續,擴路埋管,引水引氣進山,又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,累,并不都是快樂著,沒有彷徨不是真言,不怕艱苦那是豪言,當你每天拖著疲憊的身軀深一腳淺一腳奔波于工地之間,豪言在腦子里恐怕還是顯得有些蒼白。好在看著一幢幢不斷崛起的樓房,一條條不斷綿延的道路,其中或多或少包含了自己一點點的辛勞,心中不時會泛起那么一絲甜甜的成就感。三線,既然來了,就要融入,緣,既已締結,就要珍惜。 

  1973年夏末秋初,隨著長春到霧山的一場浩浩蕩蕩人員遷徙,給剛剛初步建成的6569工程帶來了科研隊伍的主力軍,于是吹響了投產的號角。我,只是一名剛參加工作的學徒,盡管社會把我們冠以知識青年的稱謂,但名并不符其實,胸無點墨在工作學習中完全不能做到隨心所用,盡管工作之余不乏潛心自學,但收效總不如人意,心中時不時萌動一種欲望,欲找回動蕩時期失去已久的課堂。于是爭取,再爭取,終于在1977年2月如愿以償,一步踏進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殿堂,開啟了人生的又一次轉折。 

  初等中學一年級學歷一躍而進高等學府,5級連跳的跨度連自己都吃驚,吃驚之余便是一系列的惡補,此番惡補雖談不上古人的刺股懸梁,卻也苦到入木三分。偉人毛澤東的詩詞里有句話:“世上無難事,只要肯登攀”,唐玄奘歷經九九八十一難,方取得真經,揭示了一個道理,無難不成事,成事必克難,我沒那么大本事,亦或僥幸過了這一難,順利完成學業,80年代初從如今的今國科大校址走出校門,留京?回蓉?沒有懸念,回大邑山溝,這里灑下過自己辛勤的汗水,也是夢想萌芽的熱土,這就是一種情結,一種知遇的感恩。 

  回所后進入光電工程總體室,從此步入科研職業道路。而此時的中科院光電技術研究所,已為國家研制生產了多臺套電影經緯儀,77年8月正式立項啟動第四代光電經緯儀研制,這是光電所建所以來真正意義上第一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,本人有幸參與了其中高速攝影控制系統研制工作。在當時非市場經濟的年代,許多零部件沒有第三方的配套,更沒有計算機的輔助設計,設備全套光、機、電零部件全靠自力更生,設計工具不外乎三角板、量角器、丁字尺,繪圖筆、坐標紙等,連一臺像樣的計算器都沒有,簡陋的令今人無法想象,然而就在這樣的條件下,經過幾年全所上下一盤棋的努力拼搏,成功研制出了我國觀測手段最全,測量精度最高的新一代光測設備,提升了光電所在這一技術領域的地位,同時造就了一批領軍人才和科技骨干,奠定了無私奉獻,勇于擔當,任勞任怨,榮辱與共,精誠協作的光電精神。 

  僻谷修身十數載,棲山沐霧幾春秋,80年代中期,國內改革開放的興起,日益增多的外界交流互動,實時的社會與科技信息獲取,作為前沿科學技術研究單位,光電所又一次的大遷徙拉開序幕,從這山到那山,全所取道牧馬山。 

  國門開了,世界大了,心也活了,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古人云,閉門造車,出門合轍,然車有不同,轍有所異,取人之長,補己之短,才能立于不敗。于是開始突擊外語,準備走出國門。90年代伊始,只身踏上日耳曼民族的土地,念起了洋經,其實外國的月亮并不比中國圓,不過在那個年代,還是有很多值得封閉已久的國人借鑒的東西。生活理念,職業道德,工作精神,管理模式,先進技術,該學的還是要學,學一年不夠就兩年,去一次不夠就兩次,大學不盡興就進研究所,就這樣先后兩次踏上歐陸土地,學也好,工作也罷,但凡有用的,能充實自己的,盡其所能悉數斂懷。愜意的生活與工作,有人樂而不思蜀,但無論這片土地如何值得留戀,有一種牽掛,就是那永恒的鄉愁和不變的情結,養育了自己的土地,培養了自己的單位,才是自己真正的歸宿。 

 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,隨著應用市場的需求,隨著光電技術的發展,80年代末90年代初,不斷成長中的光電所如同一棵大樹,開始分枝散葉,在光電觀測設備技術積累基礎上先后開拓了微細加工、自適應光學、航空航天及光電設計等重要科技領域,并在幾代光電人不懈努力下成績斐然,碩果累累,甚而某些技術領域在國內占據了不可替代的地位。有人說,21世紀什么最重要?人才最重要!己雖不才,這些年卻也算在光束控制及光電設計等領域盡其所能地默默勞作,窮其所知地培養學生,潛移默化地秉承光電精神。 

  歷史在向前,時代在進步,隨著科學城的崛起,光電所又將步入新的天地。看到光電所一次次的變遷,一步步地升華,作為光電人感到由衷的高興。然歲月無情,我輩已然老去,將離開與之同甘共苦40余載的單位,我為自己的職場生涯能從一而終而感到自豪,祝福光電所,祝福新生代,愿光電精神代代相傳,明天會更美好…… 

  作者信息:付承毓,一室 

彩88app